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联系我们   
  欢迎登陆交口灌溉管理局  欢迎登陆交口灌溉管理局    欢迎登陆交口灌溉管理局   
联系方式

陕西省交口抽渭灌溉管理局

电话:0913-2188042

传真:0913-2185843

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西一路南段9号

邮箱:zzc2188614@163.com

【灌区,水利人的别样乡愁】征文六——记忆中的“浇地”往事

日期:2018-06-15 16:24:00  来源:项目办 作者:李新虎

     我的家乡在八百里秦川的重要地段交口抽渭灌区(原东方红灌区),小时候我们的长辈们经常自豪地说:我们先人真伟大,把我们留在这个好地方,如今又赶上了水浇地。关中历史悠久、文化底蕴深厚,关中人聪明、幽默、善良,具有中华民族勤劳、勇敢的传统美德,关中地方富裕更多是人们艰苦奋斗的结果!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吃饱饭仍然是人们的第一需求,水和肥又是粮食增产的最主要因素。小时候早晨起来,总能看见几位老农在村道拾粪(当时的鸡猪许多是散养的),人们去地里干活,习惯拉上架子车,回来时捎一车土,几乎每家门前或门后都有一个大土堆,同时有一个大粪堆,土肥是当时的主要肥料。交口抽渭灌区建成后极大地改善了当地农业的灌溉条件,也改变了当地的种植结构,人们基本告别了靠天吃饭的苦日子,但季节性、局部性干旱时有发生,当年乡亲们主动吃苦“浇地”的经历历历在目,令人感动。


征服高地


    交口抽渭灌区总干渠从我们村南穿过,排水渠从村东穿过,村里贡献了大片耕地,但灌溉条件并不好。大部分耕地在总干渠北边,属于北干二支的最下游,很难灌上适时水,“水在地头流,人在地里愁”,这是大旱季节的真实写照。后来管理局恢复了一期工程的总干渠北四斗和北五斗,但由于是逆向行水,覆盖面积有限,村边的小高地大都是水中旱地,很少有好收成。有一年,队上把一块小高地分作各户的自留地,很快,村民在地边义务修了一条挖方水渠。夏灌时水渠放满了水,队长通知:“各户去浇自留地了!”一时间,全队男女老少每人一个盆子或者水桶,一路狂奔到地头,采用最原始的办法舀水浇地,有在水渠上面的,有直接跳到没腰的水里,还有搞接力的,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,有些小孩盆子举过头顶,水没有到地里,却劈头盖脸浇到自己身上,有个中学生说这叫“醍醐灌顶”,我后来请教了语文老师,他笑了笑:那是戏说。由于地头没有抗震防渗措施,突然坍塌时有发生,这些都挡不住人们的浇地热情 。可地只浇了十几米渠里没水了,队长急忙喊停,要求等水放满了以哨子为号大家再开始,其他干部分头监督。一直持续到后半夜,地总算浇完了。后来队上改进了方法,从下游开始每三户一组轮流灌溉,各户都对地头进行了加固,夯实、铺砖,再覆盖一层塑料和草袋。冬灌怎么办?大家有的是办法,在渠道上棚几块板,手持水桶提水,水位下降就栓绳子提水,当然,这需要学会“甩绳”技巧。还有高手,用绳子把桶巧妙绑起来,父子或兄弟二人分别站在两块板子上,各自抓住两个绳头,下沉--舀水--提起--倒水,水桶像当秋天一样在两人中间来回飞舞,给人一种美感,可那个桶是如何绑的我至今也没搞清。更有不要命的,在水位降低后,直接站在冰冷刺骨的水里舀水!从次,那片地里的庄稼年年长势良好!多年后我回到家乡突然发现,那块地可以自流灌了,而灌溉设施并没有改变!各户的地明显高低不等,但整块高地最少都下降了足足半米多!这些都是乡亲们用架子车来完成的。别人对付小高地是“抬高水位”,他们的办法是“降低地平”!但不知这是“大禹治水”的灵感还是“愚公移山”的精神。


灌梦想


    由于村上灌溉条件不是很好,大队决定为各队打机井,弥补夏灌的短板。那年整个一个冬季,请来专业人士,各队提供物资和劳力。“工程”一开始就是三班倒,队上的几乎所有劳力都在工地。而孩子们的最大心愿是家长回来能从集体灶上偷偷带回一块“杠子馍”,这个馍没有经过揉搓、定型过程,按说不应该好吃,但用的是“一箩面”!比家里的黑馍、苞谷馍好多了。机井打好了,母亲回来高兴地说:明年夏天浇地不用愁了!夏灌季节,队里在机井上搭起大棚,购置了潜水泵、柴油机,没人敢操作,安排没上过几天学,但是胆大、爱“胡势翻”的水来(名字也能看出人们对水的渴求)来管理。出水那天好多人在等,随着机器的轰鸣,水从4吋管子中弧线喷出,周围一片欢呼声,一会水就变得清澈,人们争先恐后地洗手、洗脸,随后开始打水仗,直到队长喊,干活了,干活了,才依依不舍离开,只留下嬉闹的儿童。队长决定,先浇大家的自留地,从下游开始。可由于地下水供应不畅,加之后来设备又连续出问题,只能是抽抽停停,地也是反复地浇。折腾了二十多天,耗了几箱油,只浇了两户自留地,大概有两亩多,还不算水来的满勤工分!由于地下水高度盐碱化,那两户自留地后来都“泛白了”,第二年庄稼也不好好长,机井灌溉以失败告终。那个井后来还有用途,一是栽树、育苗、点播时,应急提水,二是母亲们吓唬小孩时,“再不听话,再要白馍,我明天就去跳南边的机井”!当时的机井由于没有安全措施,是一个重大的危险源,还真有几个跳机井的。据说有一个妇女由于家庭怄气跳井,但机井口小、人太胖卡到了井口,后来赢得了“壮壮”、“机井盖”、“老瓮塞子”的绰号。


肩头抗旱


    家乡的成年男女都会担水。能担水似乎是这儿孩子们的“成人礼”,谁家的孩子能担水了,人们投来赞许的目光,也预示着这个家添了一个青壮劳力。当年“红灯记”中17岁的铁梅唱“好比说爹爹的重担有千斤重,铁梅你应该挑上八百斤”,哥哥坚持有误,说最多能挑70斤,他用队上虚岁18的换玲作比较,妈妈说人家说是“好比说”,我又坚持说不对,她挑八百斤,她父亲才挑二百斤,李玉和也不可能这样做!担水浇地当地自古以来都有,但主要限于村边,如果城壕(早些时,村里有完整的城墙和城壕)有水,村边的地不会受旱,人们担水、抬水、提水、甚至端水就把问题解决了。但在干旱枯水季节,人们只好望天兴叹,井里水有,水还不深,但地下水质不好只能应急。交口灌区建成了,乡亲们突然发现地头有了甜水!骄阳如火的7月,坐在凉房底下也冒汗,可看着干渴的小苗,人们坐不住了,在生产队两晌活之间(大约下午一点到四点),天气最热之时,男男女女戴一顶草帽、带着工具奔向总干渠担水浇地!妇女一般用绳子绑着桶吊水,流水对“摔绳”功夫要求不高,但站在令人头晕目眩的桥头在急流中拉上一桶水也相当惊险。男人们一般直接在扁担的一只勾上做个活扣,方便吊水,还有技艺高超者,不带活扣,直接用勾子吊桶下到激流中,手腕一抖大喝一声“起” ,看得人提心吊胆 。到了晚上人们更是蜂拥而至,由于挑水人过多,鱼市王管理站中段段长出面干涉,“你们这不是生活用水,已经演变成浇地了”,后来人们也趋于理智,急用才去渠上担水。


别样井灌


    又是一年的7月,又是一段持续干旱,雨等不来,水轮不到,人们心急如焚。忽然有一天,人们都在地里打压水井,“从众”是最常见的心里和行为。虽然大家都知道地下水不能用于灌溉,可最少能保住苗啊!那年公社“铁木业社”的压水井脱销了,厂里加班生产,还有好多人排队等候。打井、下管子、连机身、灌水、压水,水出来了,人们兴奋异常,但压水井一旦出水,就不能停下来,一是暂停后再压水,需要再灌水,二是停的时间太长管子可能被泥糊住,出不了水。一般都是全家轮换工作,轮流吃饭,有的干脆送饭到地里(当时所谓的饭就是几个黑馍、几口咸菜或者几根葱)!异常辛苦的老农却满面笑容,谈笑风生。说也怪,就是现在只要是集体劳动,再苦再累大家总是轻松活泼、笑语一片,还不时有努力表现者!“没遇过的大旱,没经过的大干!”地浇了,苗保住了,人们松了一口气,这时雨或水也就来了。全家多日来的身心投入,能产生多少收益,没人计算过,他们的劳力从来不记成本!只要有活干,有一丝希望,就会竭尽全力。

    时至今日中国人仍然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,勤劳得让非洲人吃惊,让西方人恐惧,所以西方的封锁和打压不足为奇。我相信只要国内外政局稳定,以中国人的吃苦好学精神和无限的创造力,中国经济依然能保持高速增长,中国梦不是梦!

上一篇:【灌区,水利人的别样乡愁】征文五——水美灌区,别样乡愁 [06-15]
下一篇:红旗渠观后感——奋斗吧! 青年 [06-18]
友情链接

主办单位:陕西省交口抽渭灌溉管理局
陕ICP备05002751号  邮政编码:714000  电话:0913-2188042  传真:0913-2185843  Email:zzc2188614@163.com
版权所有:陕西省交口抽渭灌溉管理局
技术支持:西安润卓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  联系电话:029-82480566